老齡治理要更多關注優化人口年齡結構

穆光宗/北京大學人口研究所教授

2019-11-25 12:33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我國人口老齡化的實質是且老且少、邊少邊老和未富先少。圖為2019年9月22日,重慶市云陽縣新城老年人在社區廣場健身娛樂。東方IC 圖
依聯合國標準,一個地區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達到總人口的10%(或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的7%),即將該地區視為進入老齡化社會。
迄今為止,我國進入老齡化社會已有整整20年。自1999年10月開始算起,我國老年人口數量持續增加,老年人口比重也不斷趨高:2000年至2018年,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從1.26億人增加到2.49億人,老年人口占比則從10.2%上升至17.9%。
在可預見的將來,我國人口老齡化規模仍將持續擴張,老齡化程度亦將不斷加深,老齡化壓力隨之嚴重放大。到2035年前后,我國老年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將超過四分之一,2050年前后將超過三分之一。目前,我國已成為全世界老年人口數量最多的國家。受國情制約,我國人口老齡化具有未富先老、未富先少、未備先老、病苦老化和孤獨終老諸多特點特征,可謂是形勢日趨嚴峻,應對任重道遠。
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國家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規劃》(下稱《規劃》),這是從現在起到本世紀中葉我國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戰略性、綜合性、指導性文件。從國家層面編制應對人口老齡化的中長期規劃,具有未雨綢繆、綱舉目張之深遠意義。
構筑應對人口老齡化的五位一體的戰略框架
《規劃》從社會財富儲備、勞動力有效供給、養老服務和產品供給、為老服務科技創新和孝親敬老社會環境五個方面部署了應對人口老齡化的具體任務
其一,夯實應對人口老齡化的財富基礎。《規劃》提出要進行“社會財富儲備”,這無疑是正確的。
經濟是基礎,發展是前提,總之有錢好辦事、辦好事,提高全社會的養老保障能力是老年安全、國家安全的題中應有之義。國際上早已達成的共識是:老齡問題既包括了發展問題和人道主義問題,也包含了人口老齡化問題和老年人問題,只不過前者是廣義的發展視角,后者是狹義的人口學視角。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加深,老年人口負擔比以及制度贍養比不斷上升,長期面臨“食之者眾、生之者寡”代際人口失衡的挑戰,顯性和隱性養老金缺口巨大,收支平衡面臨巨大壓力。
要防范和解決養老金“空缺”可能帶來的老無所養危機,國家就需要做好兩個“蛋糕”,即“財富蛋糕”和“福利蛋糕”。比社會財富儲備更直接影響老年人福祉的是社會福利分配,在國民收入二次分配時應充分考慮老年福利和老有所養的訴求。要做到社會財富的“大河”無論有水沒水以及水大水小,老年福利的“小河”都不會干涸、都有基本保障。
經驗表明,經濟發展不可能一直利好,也是非線性的。所以財富縮水是可能的,事實上目前我國經濟下行正在成為新常態。這是一個經濟社會發展與老年人道主義如何博弈和平衡的問題。《規劃》提出要優化政府、企業和居民之間的收入分配格局,完善與促進更加公平的收入分配體系,持續增進全體人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國家社會保障能力的建設具有根本性的戰略意義。中國作為社會主義國家,理應高舉“不分年齡,人人共享”的社會成果共享主義、集體主義和福利主義的旗幟。
其二,改善人口老齡化背景下的勞動力有效供給。包括兩個方面,即全面提高人力資源素質,推進人力資源開發利用,核心是推動人口紅利向人才紅利轉變。
在知識經濟來臨之際,勞動力有效供給必須考慮數量、質量和結構三方面。在人口城鎮化的進程中,早在2012年前后,我國農村勞動力轉移就開始跨越“劉易斯拐點”,從無限供給轉向有限供給。2012年以降,我國勞動年齡人口每年減少上百萬甚至數百萬,到2018年一共減少了2600多萬,這是“用工荒”出現的人口背景。
究其根源,是因為持續的低生育和少子化減少了新增青年人口的供給,從長遠來看,少子化將嚴重制約年輕勞動力的有效供給。今后相當長時期內,“青年赤字”和“人口冬天”將并行不悖,困擾中國崛起的步伐。
其三,打造高質量的為老服務和產品供給體系。
隨著人口老齡化程度的不斷加深,高齡老人、空巢老人、獨居老人以及失能失智老人數量不斷增多,基本養老服務和長期照護的剛性需求持續增長,但有支付能力的有效需求不足、護理人員同時嚴重不足形成了養老服務的“賣方市場”,一方面養老服務價格畸高,另一方面養老服務不可及,惡性循環。
享受有品質的養老是中國人民共同的“養老夢”。我國養老服務供給能力總體不足,有明顯的“未備先老”的特征。為此,《規劃》提出要加大養老服務投入力度,多渠道、寬領域擴大適老產品和服務供給,特別強調了“機構充分發展”、“醫養有機結合”,對無論是公辦養老機構抑或民營養老機構,均不再爭論它們各自界定不清的“支撐作用”還是“補充作用”。總之,養老機構要盡勢而發、盡力而為,讓市場機制來決定養老資源配置,來決定各色養老機構在競爭環境中的興衰沉浮,全面開放養老服務市場。
《規劃》提出要推進醫養有機結合,養老機構內部設置診所、衛生室、醫務室、護理站,取消行政審批,實行備案管理。特別是從人口全人群、生命全過程、健康全方位的角度提出:建立和完善包括健康教育、預防保健、疾病診治、康復護理、長期照護、安寧療護的綜合、連續的老年健康服務體系。醫養護融合、醫養護結合要走因地制宜、有地方和區域特色的多元化道路,探索多樣化模式,減少病苦老齡化,促進健康老齡化。
但應該指出,囿于我國特殊的歷史和國情,政府承擔的養老責任十分重大,肩負著不可推卸的兜底養老、普惠養老、公平養老和品質養老的四大責任,應當為低收入的貧困老人、特殊困難老人、三無老人保駕護航,提供福利性養老公共品和普惠式基本養老服務。
其四,強化應對人口老齡化的科技創新能力。
當今之世,科技發展一日千里、日新月異,養老科技也層出不窮。“智慧(智能)養老”頗有市場,大有前途。科技創新推動銀發經濟和養老產業,老年人共享高品質的老年生活。《規劃》提出要深入實施科技驅動創新戰略,提高為老服務的科技化水平,新型養老服務業與科技的融合可謂恰逢其時。在社區層面成功打造沒有圍墻的虛擬養老院是中國式養老探索最成功的模式之一。虛擬養老院幫助老年人實現了在熟悉的環境和人群互動中在地老化、在家養老的夢想,通過互聯網+遠程智能化科技支持下的養老服務平臺,可以根據需要上門為老人提供家政服務,這一模式在蘇州等地實驗之后日趨成熟。
其五,構建養老、孝老、敬老的社會環境。
自古以來,中華民族就有孝親、尊老、敬賢的優良傳統,傳承著“積谷防饑、養兒防老”和“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亙古未變的養老夢以及歷久彌新的慈孝觀。我們既要傳承好血濃于水的“血親孝”(老吾老),也要弘揚仁者愛人的“仁道孝”(以及人之老)。孝親尊老,以文化之,教育先行。
例如,持續開展敬老文化宣傳月活動,組織新時代孝子評選活動;鼓勵老年體育人口的增長;倡導老年健康生活方式;重視老年價值、老年紅利、活躍老化和產出性老齡化,打造終身學習和退而不休的可持續社會,積極發揮長者的重要作用,推動老有所養、老有所樂、老有所學、老有所為、老有所醫和老有所安。《規劃》明確提出要建設老年友好型社會,重點在加強老年人的自愛意識并打造家庭-社會關愛支持體系。
總之,文化養老,大有可為。
老齡治理不僅要關注老年人養老問題,而且要有人口年齡結構優化意識
從人口學視角出發,我國人口老齡化的近期挑戰來自少勞老齡化(勞動年齡人口減少的老齡化),遠期挑戰來自少子老齡化(0-14歲少兒人口減少的老齡化)。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少子化的挑戰要大于老齡化,因為低生育-少子化關系到人口的未來與家國的希望。
同時,關注勞動年齡人口的存量與增量,不能只關注人力資源存量的開發利用,而且要未雨綢繆地進行人力資源增量的儲備,這與生育率、出生率和自然增長率有關。我國生育率已經大幅度下降到很低的水平,現在面臨的問題不是生育率需要繼續下降或者穩定,而是生育率過低且已失去了反彈力。我國的生育率發展目標是適度低生育率,總和生育率(即一國家或地區的婦女在育齡期間平均的生育子女數)大致應該落在1.8-2.5的區間。但由于掉入的是內生性低生育率陷阱(即從過去政策限制只能獨生到現在家庭自愿選擇獨生),所以適度低生育目標恐怕也是理論上的奢望。我國人口可持續發展能力堪憂!
我國人口老齡化的實質是且老且少、邊少邊老和未富先少,是典型的少子老齡化和獨子老齡化,也是獨特的痛苦老齡化和脆弱老齡化。另一方面,老年人在增加,年輕人在減少,老年人福祉更難保障。人口老齡化問題最直觀的挑戰體現在:繳納養老保險費的經濟活動人口趨于減少,而需要領取養老金安度晚年的退休人口卻在持續增加,導致養老金支付壓力越來越大。
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生育是人口發展的源頭,其水平高低關乎人口自身的可持續發展。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優化生育政策”,意義深遠重大。
人口是慢變量,也是主導社會發展的基本力量,對人口增長的慣性規律,我們需要保持足夠的敬畏之心。在生育率持續低迷的新時期,為協調生育少子化和人口老齡化的關系,促其平衡發展,實現人口均衡,全面開禁生育限制、全面優化生育和全面鼓勵生育是關系國家安全、民族復興的真正深具遠見的重大戰略抉擇。
責任編輯:李旭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人口,老齡化,國家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規劃

相關推薦

評論(9)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麻将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