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場埋尸案”細節和作案動機披露:嫌犯將鄧世平迷暈后錘殺

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2019-12-17 20:13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12月17日,“操場埋尸案”的旁聽人員陸續走入法庭。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湖南懷化市新晃縣一中教師鄧世平遇害16年11個月后,被指控為殺人兇手的兩名被告人,終于被押上法庭接受審判。
12月17日,懷化市中院開庭審理當年發生在新晃縣的“操場埋尸案”。被告人杜少平、羅光忠被指控犯故意殺人罪,均為同案主犯。在庭審中,杜少平、羅光忠承認殺害鄧世平的事實,對檢方出示的證據均表示無異議。
據檢方指控,16年前,由于對鄧世平監督工程質量不滿,杜少平、羅光忠采用下迷藥、套塑料袋、用膠帶捆綁、錘擊頭部等手段,將鄧世平殘忍殺害,并將其尸體拋至新晃縣一中的操場深坑內填埋。
公訴人當庭出示的證據顯示,當年案發第二個月的中旬,杜少平的舅舅、時任新晃縣一中校長黃炳松,曾向時任新晃縣公安局政委楊軍介紹了杜少平殺人實情,請其幫忙“解決”。
此次一審中,除了故意殺人罪,杜少平還被指控故意傷害、尋釁滋事、非法拘禁、聚眾斗毆和強迫交易,其團伙被指控為惡勢力,共有14名被告人出庭受審。截至澎湃新聞(www.468482.live)發稿時,此案仍在審理中。
12月17日早上,押解杜少平、羅光忠等14名被告人的警車駛入法院。  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殺人動機:被反映工程質量有問題,“斷了財路”
這次庭審的地點位于懷化市鶴城區法院最大的審判庭,有200多人參加旁聽。
庭審從上午九點開始。14名被告人被依次押上法庭。身材較高、穿著藍色外套的杜少平第一個被法警押上來。他身后的羅光忠有些矮胖,穿著灰色外衣,一頭白發。
公訴人宣讀的起訴書和出示的證據,詳細披露了杜少平、羅光忠殺害鄧世平的動機:2001年杜少平以他人名義違規承攬了新晃縣一中的400米田徑跑道開挖工程,讓羅光忠具體負責施工管理。在建設過程中,新晃縣一中總務處職工鄧世平負責監督工程質量和安全,曾向校長黃炳松反映工程質量存在問題,引起杜少平不滿,認為其“擋了財路”。此外,在一人死亡的意外事故、施工引發的糾紛等問題的處理上,杜少平認為鄧世平沒有對其袒護,“胳膊肘往外拐”,遂產生矛盾。
多名證人的證言顯示,案發之前的一段時間,杜少平向羅光忠等幾名手下人員稱,想“搞死”鄧世平,讓手下人想辦法,但不要聲張,“誰說出去殺了誰全家”。
據指控,羅光忠曾按杜少平的要求,找人給鄧世平“放蠱”——一種所謂的詛咒巫術,但沒起到效果。羅光忠也當庭承認這一事實,據其交待,杜少平后來要他找“迷藥”,并安排“小姐”去試驗藥效。
在案發之前,杜少平從外地獲得一種藥力強勁的“迷藥”,“能讓人睡十多個小時”。2019年警方偵查此案后查實,杜少平當時獲得的“迷藥”,是能使人暈迷的三唑侖片。
6月19日,在新晃一中操場的跑道上被挖出的深坑。澎湃新聞記者 蔣格偉 圖 
鄧世平遇害前被迷昏,頭部遭錘擊系致命死因
弄到“迷藥”后,杜少平便著手實施對鄧世平的謀害。據懷化市檢察院指控,作案前,杜少平與羅光忠進行了商議謀劃。
那是2003年1月22日,還有十來天就過春節了。杜少平承攬的新晃一中跑道開挖工程完成了大部分主體施工。鄧世平老師和往常一樣,來到操場附近的宿舍樓——工程項目指揮部就設在這里。臨近中午12點的時候,鄧世平和學校監督工程的另一名老師姚本英,在項目部辦公室下象棋,杜少平在一旁觀看。
據杜少平交待,他當時給姚本英和鄧世平分別遞了一瓶飲料——在鄧世平那瓶飲料中,他暗中放了“迷藥”。看到鄧世平喝下飲料后,他馬上打電話給羅光忠。
當時,羅光忠來到項目部辦公室樓下,以“有人找”為由叫走了姚本英,又說為姚本英買水果,但姚本英不同意。后來杜少平下樓來“穩”住姚本英。此后姚本英回家吃飯,杜少平、羅光忠則先后返回項目部辦公室。
羅光忠說,當時他進入項目部辦公室后,發現鄧世平臥在長板凳上,一動不動。杜少平也交待,他重返辦公室后,發現鄧世平在打鼾,喊也沒反應,他心里覺得“藥效果然好”。
據檢方指控,杜少平、羅光忠用膠帶貼緊鄧世平的嘴部、面部,綁住手腳,用塑料袋套住頭部。此后,杜少平用橡膠的錘子擊打鄧世平的頭部。
杜少平稱,他用錘子打了鄧世平頭部時,鄧世平的身體還抽搐了一下,他后來讓羅光忠也用錘子去敲打了。但羅光忠稱,在用膠布封臉、打擊鄧世平的過程中,他只是配合杜少平,“我頭都扭開,不敢看鄧老師的臉。”
杜少平、羅光忠交待,當天晚上11點鐘后,趁著夜色,他倆抬著鄧世平的尸體,拖至還在施工的跑道邊,“最大最深的坑那里”,將鄧世平的尸體拖下坑內,翻滾大石頭掩蓋。
案發第二天,盡管天下著雨,杜少平、羅光忠仍指揮鏟車,將跑道上埋尸部分的深坑填平。當年53歲的鄧世平,從此被掩埋在學校的操場下,直到16年后的2019年6月19日,他的遺骸才被挖了出來。
此次庭審,公訴人出示的現場勘查、鑒定材料等證據顯示,鄧世平的遺骸挖出來時,已無法辨認。尚未完全腐爛的衣物下有骸骨,衣服內發現印有“新晃縣一中通訊錄”字樣的塑料殼。民警在現場還發現41根長短不一的膠帶和一個塑料袋。后來鑒定機構根據顱骨下的兩顆牙齒,通過DAN比對等手段的鑒定,確定死者身份為鄧世平。
此外,鑒定結果表明,鄧世平顱骨右部出現骨折,是被鈍器打擊而成。鄧世平的死因,被確定為因重度顱腦損傷所致。他的骸骨中還檢測出三唑侖成分,這也證實,遇害前他被杜少平“下藥”。
杜少平被抓獲之后。警方資料圖
“我有罪,對不起鄧老師”
在12月17日下午的庭審中,公訴人出示一組現場證據——鄧世平的遺骸被挖出,后來拼接成一個人形的輪廓。公訴人的聲音停了一下。旁聽席坐著的人都神情肅穆,寬敞的法庭內沉寂得幾乎令人窒息。
后來,辯護律師詢問杜少平,是否對當年殺害鄧世平感到悔恨?“那是肯定的。”杜少平回答。他低頭對著話筒,語速保持著不快不慢。對檢方指控的殺人事實和出示的證據,他均表示“無異議”,但對作案前后的部分細節有不同看法。于是法官仔細問他,他回答:“等辯論的時候再說吧。”
有一次被押下庭,快到門口的時候,杜少平側臉望了望被告人親屬所在的旁聽席。他突然雙掌合在胸前,微微低頭,然后在法警的催促下離開。
羅光忠和杜少平今年都是57歲,但看起來羅光忠更顯蒼老。在法庭回答提問時,羅光忠操一口濃厚的地方口音,聲音不大,語速較快。
被害人家屬的代理律師周兆成問羅光忠,是否為殺害鄧世平感到內疚?“我不但感到內疚,我還傷心。”羅光忠說,鄧老師是一個講原則、負責任的好人,“我有罪,我對不起鄧老師,還有鄧老師的家人。”
羅光忠說,當年案發后,他內心不安,此后每年都在春節和“鬼節”的時候,悄悄給鄧世平燒香、燒錢紙。
可命案的悲劇已然釀成。事實上,案發后很長一時間,杜少平、羅光忠都在設法隱瞞犯罪事實。
此次公訴人出示的黃炳松、楊軍兩份供詞證實,2003年2月中旬,也就是鄧世平“失蹤”20來天后,杜少平的舅舅黃炳松聽到一些風聲,便質問杜少平是否殺害了鄧世平。杜少平默認了,并求黃炳松幫助隱瞞。此后,在當地人脈深厚的黃炳松找到了時任新晃縣公安局政委的楊軍——杜少平的同學,告訴了他杜少平殺人一事,托其幫忙“解決”。
證據資料顯示,當年警方已在案發現場的墻壁上發現了血跡。不過,鄧世平的遇害一案如同其遺骸被掩埋一樣,整整“潛伏”了16年。2019年3月,杜少平在新晃縣掃黑除惡行動中被查獲,此后羅光忠也落網,被掩蓋16年的命案真相才逐漸浮出水面。
杜少平團伙被指控為惡勢力,曾向人潑硫酸還拘禁4人
除故意殺人罪,杜少平還被指控故意傷害、尋釁滋事、非法拘禁等5項罪名。
他所涉及的故意傷害案,是一起潑硫酸傷人事件。據檢方指控,曾在杜少平經營的夜郎谷KTV上班的服務員曹娟(化名),2006年因跳槽得罪杜少平。后來,杜少平便指使手下一名“馬仔”,朝她臉部潑硫酸,致其輕傷。
杜少平及其團伙成員被指控尋釁滋事7起,先后非法拘禁4人,此外還被指控聚眾斗毆、強迫交易。
杜少平被控的強迫交易罪,是指2013年左右,他借了8萬元“高利貸”給新晃縣夜郎汽車客運有限公司的一名股東。后來,杜少平以討債為由,強制性獲得該股東在汽車客運公司的股權。
根據檢方的指控,杜少平團伙被定性為惡勢力。從12月17日起,該案14名被告人陸續出庭受審。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謝寅宗
校對:劉威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埋尸 質量問題 財路

相關推薦

評論(320)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麻将作弊